新颁健康领域“基本法”不止于治医闹

2019年12月28日通过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是医疗卫生健康领域的基础性、综合性法律,对于我国医疗卫药体制改革和卫生健康法制建设将起到重大作用。

“尽管该法对于规范医疗秩序和保护医护人员权益做出了明确的规定,但是它的重大意义绝非仅仅限于‘立法治医闹’。”清华大学法学院卫生法研究中心主任王晨光说。

通俗地说,健康事业不再被局限在卫生健康领域之内,“把健康融入各项政策”有了法律依据,因为在基本法律层面上做出了规定:各部门公共政策制定和实施的全过程应将健康纳入考量范畴,这将从源头上消除影响健康的各种隐患。

“总的来说,这部法律就是总结我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经验,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在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方面的战略部署,做出顶层的、制度性的、基本的安排。”袁杰说。

内涵广阔,在卫生健康领域建立健全法治状态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行政法室主任袁杰表示,这部法律对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和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各个方面做了主要制度安排,分别从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医疗卫生机构、医疗卫生人员、药品供应保障、资金保障等方面做了规定。

2019年,河南抓好高校毕业生等重点人群就业工作。河南引导5.2万名毕业生到基层就业,为6万多名困难毕业生发放一次性求职创业补贴1.2亿元。截至2019年年底,全省2019届高校毕业生累计实现就业53.5万人,总体就业率与2018年基本持平。

“如果下一代都带着高度近视镜、是低头族,这个民族能强盛吗?”王晨光深入浅出:健康不是个人的事,在任何一个国家,健康都是整个国家、全社会的事。

无论从健康中国的要求,还是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要求,都需要在健康领域建立健全法治状态。法治状态的形成与完善,首先要有法律体系。王晨光说:“新颁布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把现在这个领域当中零散的、分散的、单行的立法,整合成一个系统化的法律体系,在该领域内推行法治,形成法治状态。”

《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首次明确:国家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将健康理念融入各项政策;医疗卫生事业应当坚持公益性原则。

河南加强职业技能培训。全年开展各类职业技能培训325.48万人次,完成年度目标任务的108.5%;在全国率先出台企业新型学徒制实施办法,2019年已开展新型学徒制培训2.1万余人;加强就业实训基地建设,建成440个技能人才培养基地。

“健康优先发展表现在理念优先、规划优先、公共政策优先、财政投入优先、考核问责优先5个方面。”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王秀峰解释,例如第六条明确把“把健康理念融入各项政策及其指定过程”写入法律,将“建立健康评估制度”正式写入法律,解决了健康影响评估制度的法律地位问题。

“这部法律出台后,会有更多的事情要做,需要在实践当中落实和建立相应的制度,完善和制定相应的单行法律法规。”王晨光向科技日报记者表示,改革探索道路上已经成型的经验,在法条中固定下来;需要探讨的,法条进行了大方向、大原则、基本制度的框架性规定。

在医疗卫生与健康领域,已有精神卫生法、医师法、献血法、传染病防治法等很多分门别类的法律,但此前没有一个卫生健康领域的基础性法律。

河南强化公共就业服务。全面推广应用河南省“互联网+就业创业”系统;开展各类服务活动3076场(次),提供岗位181.8万个,进场求职116.9万人;加强基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服务平台建设,建成基层平台4.5万个,认定省级充分就业社区1210家,打造“15分钟公共就业服务圈”,提高求职者寻找工作的便捷性。

例如第45条规定国家建立权责清晰、管理科学、治理完善、运行高效、监督有力的现代医院管理制度。“作为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重点,各地具体的做法不太一样,大家仍处于探索过程中。”王晨光解释。例如,对于在各地进行的医联集团和医生集团等一些探索,该法条给出了制度性的指引。

再如第49条规定国家推进全民健康信息化,推动健康医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的应用发展,支持探索发展医疗卫生服务新模式、新业态等,都有待于基于大量调研的探索和从法律层面对实践产生的新事物或制度加以总结。“方向已经指明,坚冰已经打破,后续工作必须及时跟上。”王晨光说。

首次立法明确:健康不是个人的事

这些亮点,极具时代特征

河南以创业带动就业。全省共开展创业培训35.18万人次,新增发放创业担保贷款106.88亿元,扶持7.5万人创业,带动23.54万人就业;已建成312个创业孵化基地,在孵企业2万多家,提供就业岗位20多万个;新增农民工返乡创业22.83万人,带动就业117.49万人,创业带动就业倍增效应持续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