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宏喜难忘母校――启文小学

难忘母校——启文小学

千阳县启文小学是我的母校,离开母校已有50多年了。当年那群天真烂漫的小伙伴们,如今已是越六奔七的老头老太太了。

他长期在辽宁任职,2011年1月,连茂君任沈阳市于洪区委副书记、区长,2013年2月任沈阳市政府秘书长。2016年9月任沈阳市委常委、秘书长,2018年6月任辽宁省沈抚新区管委会主任。2019年10月,连茂君调任天津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11月任天津市副市长。

启文小学是千阳县城最大的一所公立学校。校舍和教学条件及师资力量,属当时全县最好。据说,启文小学的位置,最早是明未(公元1620年)千阳名吏蒲嘉伦从山西太原告老还乡之后修建的文昌阁,是为学堂之始。清朝后期(1837年)文昌阁设为启文书院,民国以后改为启文学校,校门前这条东西走向的巷子,因此被命名为启文巷。

天津滨海新区上任区委书记为张玉卓,2020年1月,张玉卓调任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完)

人的一生,在经历了许多酸甜苦辣以后,特别是进入老年,总是无法摆脱对往昔岁月的回忆,那是一种美好的感怀和回味。50多年了,真的好想念我们一起在启文校学习的岁月,那时候我们纯真无邪,两小无猜,无忧无虑,美好的学习生活已经定格在了我们的记忆中,永难忘却!

我们这班同学入校时,正逢国家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生活困难,物质匮乏,但同学们精神面貌很好。县城的居民同学家庭条件还好一些,农村学生的生活普遍比较吃紧,有时连买作业本也有困难,不得不买大张白纸自己裁制作业本。遇到雨天,不少同学都是赤脚上学,但大伙儿在一起又说又笑,没有谁看不起谁,谁笑话谁之感,同学们团结互助,相互尊重,友好相处。

1962年,我们初入学堂时,校舍还是明清老式建筑,校门朝南,砖垛门楼,木制大门,门楣较高,溜瓦翅檐,门框两边还有石狮门墩。走进大门,正中有座青砖照壁,设计讲究,线条流畅,稳重大方。照壁北面是个百米见方的大院,学校的集会一般都在这里举行。大院东西两边各有一座砖木结构偏房,起间高约5米,木门高窗,工艺精致,学校所有老师的办公室兼宿舍就在这两座房子里面。偏房背后各有两座房屋,是高年级的教室。从房屋的建筑高度和用料来判断,应该是老房。大院正中靠北是一个宽约20米、长约10米、高约1米多的青石平台,正面和侧面有石头台阶。学校每次集会,主席台就设在高台之上。平台北面是5间正房,建筑最为气派,大门大窗,方砖铺地,室内布局一明两暗。西屋是校长、东屋是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兼宿舍,中间宽敞的部分是学校会议室。穿过正房,再上几个台阶,是座三合院,为低年级教室,院子里有几棵海棠树,每逢海棠花开,香飘满院,一派书香气息。三合院北边就是北城墙了。

(九十年代的启文小学/武维军摄)

近些年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技进步,当今社会已进入了信息化时代。手机的功能越来越多,网速也越来越快,如今,使用手机不仅仅是接听电话,视频聊天、语音通话或文字留言,传递照片、转发文件或互发录像、音乐相册等都很方便,从某种意义上讲,手机已成为了我们的伙伴成员,我们同学间的相互联系,不论天南地北,距离多远,犹如近在眼前。

青山在,人未老,同学情正浓;岁月增,水长流,情怀仍旧深。儿时的幼稚童真,曾经的青春年华,当年的奉献业绩,与我们渐行渐远。如今,我们拥有一个美好的时代,社会稳定,经济发展,物质丰富,不愁吃穿,儿女成家,自己清闲。我们何不勇敢地迈出脚步,去亲近那大自然的色彩斑斓,一起回忆青春的风釆,一块畅谈安度晚年。让我们好好活着,把心放宽,彼此牵挂,心心相连,从容、优雅、浪漫地走好人生道路这最后一段。

转眼间小学毕业之后,绝大部分同学都上了初中,之后有的上了高中,有的招进工厂当了工人,随后有的又应征到了部队,有的回乡务农。半个世纪的岁月,大家各奔东西,忙碌的工作和生活,少有见面机会,大多数同学也由此失去了联系。但没有想到的是,在年过花甲之后,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我们这帮小学同学在微信群里又巧遇见了面,聊起当年那段时光,大家依然记忆犹新,浮想联翩。特别留恋上小学的那段情感,相互都还记得彼此的名字和童真的容颜。有的虽说远隔万水千山,但心里依然是那样地温馨和蔼。

到了冬季,天亮得迟,同学们早上还要自带煤油灯上学。那时同学之间的关系特别融洽,比如,没灯的同学找有灯的同学借个光看书学习,大家都是尽力相助。到校早的同学总是主动先把教室的烤火炉子生好,为教室预热,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热情、友好。那时学校的经费也很紧,体育方面只有一些简单的器材,篮球架是木制的,乒乓球台案是土台子上面抹了一层水泥。没有球网,就用砖块代替,有时两块砖头上面架一根竹杆就当球网。条件好的同学还有个制式球拍,没条件的就自己用木板自制球拍打球。虽说生活艰苦,但大家积极性和精神面貌高涨,生活得非常快乐。

日月如梭,弹指一挥间。昨日满头黑发,今朝两鬓霜丝。回忆匆匆流逝的岁月,盘点人生的感动与收获,留下了许多印迹和回忆。时光在忙碌中溜走,岁月在奔波中依旧。人生易老梦难老,心有梦想人不老。我们这些小学老同学,现都已进入了花甲或古稀之年。“事能知足心常乐,人到无求品自高”。衷心祝福各位老同学晚年生活愉快,阖家幸福安康!

相识是福,相逢是缘。望同学们多保重,常联系。不论天涯与海角,神州万里同怀抱。大家相约微信平台见!

天津市滨海新区位于天津东部沿海,常住人口300万,面积2270平方公里,海岸线长153公里,管理5个国家级开发区和21个街镇,是北方首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学校大院最西头平房是幼儿园,这是千阳最早和唯一的幼儿园。学校的东边有个大操场,学校的所有体育活动都在这里进行,人们习惯称其为启文学校操场。操场北端城墙根的窑洞里住着一名道士,人称马道士。马道士为人和善,很喜欢小孩子,只是他那身行装给同学们的心中平添了几分神秘之感。

前些年,我回乡探亲,还专门去了趟母校旧址–启文学校和千中大院,记忆中的旧式建筑已完全被现代化的教学楼群所替代,内心深处不免有那么一点点缺憾。回头来看,我们应该感谢这个时代为我们提供的优越条件,珍惜这美好的当前。过去我们没有条件,而今旧貌换新颜。

作者简介:蒲宏喜,千阳县蒲家场人,1972年入伍,在部队工作二十一年。大专文化,陆军中校军衔。1993年转业宁夏企业工作,高级政工师职称,现退休吴忠。情系故乡,热爱生活,爱好摄影。

五十年风霜雪雨,五十载暑往寒来,五十个春夏秋冬,回眸的瞬间,猛然发现,时光岁月虽然摧毁了我们年少的容颜,但并未抹去我们记忆中的童年。

千山燕语微信公众平台